?

不要去折磨别人。 不要去折磨别人生于盛时

作者:绿海龟 来源:黑熊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09-26 04:32 评论数:

  《 红楼梦 》中的林黛玉是曹雪芹笔下寓意极深的一个女子,不要去折磨别人生于盛时,不要去折磨别人死于华年,是诗的精髓,是花的魂魄,符合花的秉性气质。在作者原书构思中,以故事的时间进度推移下去,林黛玉死亡的年龄是虚岁十七岁。当然,在古代,女孩子十五岁及笄,便是成年人了,可以嫁为人妇生育子女。但以现代人的年龄计算方法来看,还属于未成年。一个少女用她整个的青春期演绎了一段传世的绝恋。干净,纯真,绝望,黛玉的吸引力正在于此。她是花的精髓,是童贞的化身。好比西方人迷恋的爱情故事《 罗密欧与茱丽叶 》中的茱丽叶,从爱到死,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半大孩子。林黛玉也好,茱丽叶也好,我们给予一切美好的崇拜,但对于爱情本身,还是应该再作考量。年轻,所以会失败。这样的例子,不只林黛玉。

贾宝玉,不要去折磨别人旷古铄今的绝世情人贾宝玉的爱情观十分特别,不要去折磨别人或者说十分现实,不要去折磨别人这跟他希望女孩子永远不要长大的理想化心理又是构成矛盾的。在《 红楼梦 》一书中,作者曾经借丫鬟藕官的口说出了贾宝玉的心里话:“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但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礼,死者反不安了。”这话意思说了,男人若是死了老婆,一定是要重新成家续娶的,只要是不把死去的爱人忘记,就是重情重义了,但若是因为死去的人而难过,而一辈子不再成家,便是不合规矩和道理的,就是死了的人,也会觉得心中不安。宝玉极力认同这番话,而藕官又是黛玉房中的丫头,可见日后黛玉亡故,宝玉必然另娶他人。所以,贾宝玉这个绝世情痴,不仅不憨不傻,相反理性得很,对待感情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识。足见得,贾宝玉是个既懂感情,又能玩转感情的情场高手。

  不要去折磨别人。

贾母、不要去折磨别人贾宝玉等人毕竟是沉睡在富贵梦境中的迷糊之人,不要去折磨别人并不懂得“淡极始知花更艳”的真道理。林黛玉和薛宝钗,就好像是汉成帝时的赵飞燕和班婕妤,赵飞燕虽然妒忌成性,不惜残害后宫,但单以爱情而论,却也未必不可取,至少她对爱情的要求是相当高的,不允许其他女人的分享。而班婕妤却是一个着名的贤德女子,在汉代的后妃中享有盛誉。太后也曾夸奖她:“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以楚庄王着名的贤妃相比班婕妤,可见其高洁的品质。但这个贤德美人在赵飞燕进宫后就立即失宠了,从此便侍奉太后了却余生,既是悲哀,也是她的聪明,躲在太后的羽翼之下,至少没有受到赵飞燕的残害。直到今天,班婕妤留给后人就是那首着名的《 团扇歌 》:贾母见秦钟形容标致,不要去折磨别人举止温柔,不要去折磨别人堪陪宝玉读书,心中十分欢喜,便留茶留饭,又命人带去见王夫人等。众人因素爱秦氏,今见了秦钟是这般人品,也都欢喜,临去时都有表礼。贾母又与了一个荷包并一个金魁星,取“文星和合”之意。又嘱咐他道:“你家住的远,或有一时寒热饥饱不便,只管住在这里,不必限定了。只和你宝叔在一处,别跟着那些不长进的东西们学。”贾母喜欢热闹,不要去折磨别人喜欢繁花似锦的生活,不要去折磨别人更喜欢别人的阿谀奉承,这一点,王熙凤同样如此。也只有性格爱好相似的王熙凤,才更能摸得准贾母的脉搏,溜须拍马也能够招招击中要害。这一点,众人不服也不行。在此,不妨细嚼慢咽,品品王熙凤的麻辣味!

  不要去折磨别人。

贾母只因为秦钟“形容标致,不要去折磨别人举止温柔”就觉得堪陪宝玉读书了,不要去折磨别人可见也是以貌取人。嘱咐秦钟“别跟着那些不长进的东西们学”。不长进的东西们指谁?自然是贾府中那些品貌粗陋的子弟们了。贾府上上下下都对贾环不存好感,并不单单是因为他是小老婆赵姨娘生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贾环形象猥琐,样貌不佳。不然,迎春、探春也是小妾所生,探春和贾环还是一母所生,但待遇完全不同。再者,贾环出场时还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子,即便顽劣,又能够坏到哪里去?比起贾琏、贾蓉这些真正的浪荡败家子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但因为相貌英俊,贾琏、贾蓉照样深得贾母宠爱,可见,贾府评判一个人的标准,向来是相貌排第一,人品排第二,于是,宝玉身边才会经常出现一些真正的“不长进的东西”,也助长了宝玉的异常情爱观。贾蓉巴不得一声儿,不要去折磨别人先骑马飞来至家中,不要去折磨别人忙命前厅收桌椅,下槅扇,挂孝幔子,门前起鼓手棚子(楼)等事。又忙着进来看外祖母、两个姨娘。原来尤老安人年高喜睡,常歪着了,他二姨娘、三姨娘都和丫头们作活计,见他来了都道烦恼。贾蓉且嘻嘻的望着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父亲正想你呢。”尤二姐红了脸,骂道:“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越发连个体统都没了。还亏你是大家子的公子哥儿,每日念书学礼的,越发连那小家子瓢坎的也跟不上。”说着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当头就打,吓的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尤三姐便上来撕嘴,又说:“等姐姐来家,咱们告诉他。”贾蓉忙笑着跪在炕上求饶。他两个又笑了。贾蓉又和二姨娘抢砂仁吃,尤二姐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

  不要去折磨别人。

贾政听了这话,不要去折磨别人又惊又气,不要去折磨别人即命唤宝玉来。宝玉也不知是何原故,忙赶来时,贾政便问:“该死的奴才!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承奉的人,你是何等草芥,无故引逗他出来,如今祸及于我。”宝玉听了唬了一跳,忙回道:“实在不知此事。究竟连‘琪官’两个字不知为何物,岂更又加‘引逗’二字!”说着便哭了。

贾政未及开言,不要去折磨别人只见那长史官冷笑道:不要去折磨别人“公子也不必掩饰。或隐藏在家,或知其下落,早说了出来,我们也少受些辛苦,岂不念公子之德?”宝玉连说不知,“恐是讹传,也未见得。”那长史官冷笑道:“现有据证,何必还赖?必定当着老大人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宝玉听了这话,不觉轰去魂魄,目瞪口呆,心下自思:“这话他如何得知!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别的瞒他不过,不如打发他去了,免的再说出别的事来。”因说道:“大人既知他的底细,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了?听得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几间房舍。想是在那里也未可知。”那长史官听了,笑道:“这样说,一定是在那里。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罢,若没有,还要来请教。”说着,便忙忙的走了。从这里可以看出,不要去折磨别人林黛玉初进贾府时的谨小慎微,不要去折磨别人只是对于南北两地语言风俗以及林贾两府生活习惯上的不同所存在的心理不适,并不是说明了林家果真穷途末路,一贫如洗。像林如海这样的高官,妻子已经亡故,自己忙于公务无暇照顾女儿,而且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也没有心思续弦为女儿找一位继母,故而才把孩子送到外婆家抚养,不是穷到吃不上饭了被迫放弃抚养权的。相信,林如海托贾雨村带去的那封信不光是信件那么简单,应该还有林黛玉的生活费的安排。尤其林如海死后,林家巨额的财产难道能够一夜之间消失无踪吗?绝对不可能。从文中来看,林如海的品行十分优良,并没有贾府众多子弟那些吃喝嫖赌的不良习气,不是个败家之人。而且林家的家庭成员相对简单,不像贾府人口多开销大,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财富一定少不了。即便不会完全由女儿继承,而是整个林氏宗族一起分割,但林黛玉作为林如海唯一的子女,能够分到的份额也依然是相当大的。另外,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是贾府荣盛时期的豪门千金,她出嫁时的嫁妆一定相当丰厚,至少不会比王夫人、王熙凤等人少,这样一笔财富的数量可想而知。当然,贾敏死后,母亲的私房财产是可以由独生女儿继承,作为日后嫁妆的,这些财产跟着黛玉一起进入了贾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大多数读者至今认为林家的财力是不如贾家的,不要去折磨别人因为从林黛玉初进贾府那一系列的心理活动看来,不要去折磨别人她还是很紧张的,好像从没见过世面的小媳妇。其实这不难理解,一个年仅五六岁的女孩子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尤其这个地方还有着和自己的家乡完全不同的风俗差异,很多生活习惯也是不同的,能够做到像林黛玉这样沉着镇定已经十分不错了,换了别的孩子,恐怕早慌得不行了。毕竟林家和贾家地处一南一北,虽然贾府很多方面仍然沿用曾经的南方生活习惯,但两个家庭毕竟存在着相当大的不同。另外,贾府人丁兴旺,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而林家则是人丁单薄的人家,林黛玉除了有个已经夭折的弟弟外,没有任何兄弟姐妹,更不像荣国府似的经常有一大堆亲戚长住,林家是个极冷清的人家,这也造就了日后黛玉的性格,喜散不喜聚,害怕热闹之后的冷清。黛玉之苦,不要去折磨别人是天性所致,不要去折磨别人而宝钗之苦,是社会所使,黛玉的悲剧令人感伤落泪,而宝钗的悲剧令人扼腕叹息。于是读者也就更加明白了薛氏母女在贾府的不容易。为了能够有所依傍,母女二人甘愿充当“门客”,每天承欢贾母膝下,又要时刻察言观色陪着小心。薛姨妈母女在贾府中并非如鱼得水,也是需要承受相当大的心理压力。

单以红楼诸钗的相貌来看,不要去折磨别人红楼第一位美人,不要去折磨别人并非钗、黛、湘、琴之流,而是东府里的秦可卿,能够兼钗、黛之美,是谓人间绝色。其次可卿之副香菱以及美艳绝伦的薛宝琴能够紧随其后。再则是艳冠群芳的薛宝钗、皇帝的宠妃贾元春以及风情无限的红楼二尤。而黛玉、湘云、探春、凤姐几位还要再随其后。但古代的世袭制不这么简单,不要去折磨别人它袭承的不仅仅是个饭碗,不要去折磨别人还是整个家族的荣耀。这种袭爵制度又分两种:一种是子辈直接承袭父辈的爵位,职位不会有所降低;第二种是规定袭爵的代数,子辈承袭父辈爵位时职位是代代递降的。第一种世袭制一般是皇亲国戚才能享受的,不是跟皇帝的关系铁到了家,没这份好处!从书中来看,贾府的袭爵制是第二种,林家应该也是第二种。但即便是第二种代代递降的袭爵制,也是十分难得的皇家恩赐,这种世袭制度只针对那些对国家十分有贡献朝廷重臣,能够享受世袭制度的官员,祖上的渊源一定都是极深的,当年的荣国公、宁国公曾经跟着先皇出生入死,一起在马背上打来了天下,所以挣来了这份恩典。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