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出来的呗!哼,就你懂吗?"我回答。 上次他来的时候

作者:创业家 来源:六艺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09-26 16:00 评论数:

  上次他来的时候,看出来何婷好像无意之中问了一句:看出来“你们那山沟沟里出木耳吧? ”何婷最近对木耳极为关心,听说它具有减缓血小板凝结趋势的作用,因而可以减缓动脉血管的粥样硬化,抑制心脏病的发作,还可以延年益寿。

田守诚从里间走了出来,哼,就你懂把准备在厅局长会议上用的讲话稿还给了肖宜,哼,就你懂说道:“肖宜同志,这篇东西我看过了,具体的我也提不出太多的意见,只觉得说得还不透,你是不是再和调研室的同志们研究研究,结构再调整一下,语言再凝炼一些,内容再充实一些。田守诚待人处事,吗我回答大多留有余地。就拿汪方亮“文化大革命”

  

田守诚的的确确是靠着那一派的力量,看出来在“文化大革命”后期被结合进领导班子的。田守诚的脸,哼,就你懂重又像腻子腻过一样的光滑了。他永不会有尴尬那种感觉,郑子云也不会有,尴尬是小孩子们的事情。田守诚反对这次会议,吗我回答自然有他的考虑。郑子云在会上,吗我回答即使不和上面唱反调,至少也得闹出点新花样。郑子云曾激烈反对“兴无灭资”的口号:“什么叫‘资’,什么叫‘无’? 搞清楚了没有? 概念还没搞清楚嘛。这么一来,又得像‘文化大革命’那样,打得乱七八糟。说不定那些喊‘兴无灭资’喊得最起劲儿的人,恰恰在搞‘灭无兴资’,把封建主义的糟粕,当做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去兜售。”这一席话,听得田守诚直摇头,但他按捺下他的反感,一言不发。反正他已经表示过他的意见,党组会议的记录本上写得一清二楚:会议暂缓召开。将来出了什么事,万无一失,有据可查。至于别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就是下地狱,跟他有什么关系? 汪方亮没说同意会议延期,也没说同意按期召开,只是大讲了一通传统教育。党组会后,在研究会议具体日程时,因郑子云还在养病期间,汪方亮同意由他主持会议。可是临近会期,他突然声称拉肚子,几天不来上班。会务组的同志急坏了,一个部长也不到会,这个会还怎么开? 田守诚早已有言在先,不能再去找他。郑子云在病中,给他增加负担于心不忍,何况他根本没有准备。要不是郑子云打电话询问会议准备情况,自己决定:“好吧,我去主持。”真不知如何是好。

  

田守诚呷了一口热茶。真苦,看出来冲得太浓。然而心头觉得猛地一爽,看出来他又赶紧喝了两口,慢慢地咽下喉咙,好像这杯浓茶,可以把肠胃里的晦气冲走。这两年他的茶越喝越浓,好像吸烟、饮酒,越来越上瘾。唉,生活里的味儿越淡,烟、酒、茶的昧儿就会越浓。田守诚往茶几上瞥了一眼,果然,给郑子云沏的那杯茶,他一口也没喝。郑子云是不喝浓茶的。那个人生活过得似乎很有节制,好像在填写一张每个空栏都留得不大的表格,简明,紧凑,枯燥,乏味。田守诚赶紧把撒出去的网往回收:哼,就你懂“看来是作品本身不够实事求是,不是陈咏明同志的责任。”

  

田守诚故作镇定地说:吗我回答“谁不相信我们,可以向上写材料。”

田守诚好像不懂中国字的外国人,看出来把那张纸看了很久。“哪里弄来的,这东西? ”万群坐在靠近床边的木椅上,哼,就你懂那张椅子吱吱嘎嘎、摇摇晃晃。

汪方亮暗笑,吗我回答哪里来的两个“军师”。真成问题,现在党组开什么会,研究什么问题,下面很快就会知道。汪方亮并不买账,看出来立时拉下脸来说:“胡扯! 首先是原则。应该说的,就要说。什么私人关系不私人关系,我不承认和你有什么私人关系。”

汪方亮勃然。照这样下去,哼,就你懂将来反对某副部长也会成为严重的政治错误。什么时候了,还搞这套极左的玩艺儿。“你签字啦? ”吗我回答汪方亮插嘴说:“你最近看报纸了没有? 哈哈——”然后得意地环顾左右。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